远方,飞鸟,失眠

时间:2017-10-21 09:20来源:未知 作者:女人私房话主编   投稿
导语

飞机仰起头,离开地平线,探入了空中,然后就静止了,停在了那里。怎么回事呢?...

  飞机仰起头,离开地平线,探入了空中,然后就静止了,停在了那里。怎么回事呢?他忍不住侧过头去,透过车窗,仔细看了看旁边那些流动中的远近景物,它们都跟刚才一样,继续摇摆颤动着各自的轮廓,在空气里微妙地划出数不尽的律动中的波纹线,可是飞机却停在了那里,就在离道路尽头处的地面不过十几米高的地方,而他们的车子正迅速地向它驶去。它就那么无声无息地在那里等着。

  

 

  这是下午,空气干爽明净,阳光平和得令人可以惬意地出神……公路就像是柔软的带子,而车辆在它上面轻轻地波动,轻飘得像粒灰尘,偶然跃动的时候,似乎还会跟鸟的叫声节奏相符,很偶然的,当然鸟并不在附近,而是在看不到的地方,那种喉咙里藏着金属小笛的鸟,它们总是喜欢把巢搭在工厂车间的屋檐下面,甚至是水泥柱子上的孔穴里。

  

 

  或许不会有人像他那样谈论聊斋里的人物,在那种慢慢清醒的过程中。他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之前的梦境。

  

 

  女妖们唱着歌跳着舞就从那些狼藉的水果深处浮现了,穿着黑色的衣裙,没有人能听懂她们究竟在唱着什么又说些什么,她们像蛇似的吐露细长的舌头,展示着左右随意翻转的技艺,甚至扭转出令人惊异的造型,就像传说的那样,她们的眼光锐利而诡异,变幻无常,时而动人,时而虚无,与此相应的是那些魔咒般的低吟,驱使着无数各色光线不断交织动荡,在这暗夜里生成种种涡流,慢慢卷集一切,能将那些还沾着水珠的水果变成丑陋的石头,能将发呆的人们变成鸡或是猪,她们将那些石头重新切开,再现的是汁水溢出的果肉,她们就用果肉擦洗那些动物的脸,还有身体,她们笑着反复吟唱,就像深处寂静的山林,远处不在回响,那些动物在她们的触摸下逐渐褪去毛层,渐渐微缩,直到变成初生婴儿的样子。

  

 

  当她们要把死亡的印迹留在那些婴儿般的躯体上时,她们的脸也在发生着奇怪的变化,忽然年轻,忽然衰老,她们不时的洗着手,相视漠然……这时候,幸亏有人长叹一声,在路口敲起了钟,在那悠长而沉重的钟声里,她们四散而去,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让身后的一切在突现的清晨微光里迅速地恢复了原形。他讲完这个梦,别人已睡着了。

  

 

  他听到了外面的鸟声。那些细微的光似乎就是从它们的喉咙里一点点一簇簇地透露出来的吧。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梦。在每个夜晚里他都无比清醒,他明白了,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失眠症。

  

 

(责任编辑:女人私房话主编)
    转播到
    频道HOT
    情感话题
    精彩专题
    健康关注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